以人为本 服务至上 科学管理 勤政高效

青山处处埋忠骨!第七批在韩志愿军遗骸明日归国

  


今日(9月26日),中韩双方在韩国共同举行中国人民志愿军遗骸装殓仪式。明日,韩方将向中方第七次移交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及相关遗物。

没有比战鹰护航更高的礼敬,没有比魂归故里更好的告慰。青山埋忠骨,马革裹尸还。山河已无恙,英雄魂归来。盘点志愿军遗骸的漫漫回家路,既是一堂生动的爱国主义历史课,更是对后人的一笔宝贵财富。

干燥清洁、精密鉴定、整理遗物、收殓入棺。据韩国国防部介绍,在韩志愿军遗骸从发现到归还,需要经历这样一个完整的过程。

按照中韩双方的协定,今日,将在韩国举行的正是第七批志愿军遗骸的装殓仪式。

据韩媒介绍,本次装殓仪式将在中韩双方的共同见证下进行。韩方将在现场清点并向中方交接志愿军战士的遗物,并将志愿军遗骸收殓进入棺木内,现场转交给中国军方于明日运送回国。据悉,现场还将举行一个简单的默哀仪式,中韩双方代表将向这些志愿军先烈鞠躬致敬。

(图说:2019年,中韩双方举行第六批志愿军遗骸装殓仪式。图/中新网)

据央视报道,韩方本次共向中国移交117位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及相关遗物。根据协定,中韩双方每年会在清明节进行相关的遗骸交接。今年虽然受到了新冠疫情影响,但中韩两国有关部门一直保持沟通,开展抗疫及相关合作,克服疫情影响等实际困难推动此次交接工作顺利实施。

今年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在这场保家卫国战争中,197685名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英勇牺牲,忠骨埋他乡。

战争结束后,烈士们的遗骸有一部分魂归故里,也有一部分葬于朝鲜境内的志愿军烈士陵园。但仍然有一批战士的遗骸流落他乡。

1950年,抗美援朝战争第三次战役中,志愿军成功突破了“三八线”。随后在韩国境内,志愿军进行了第四、五次战役等多次作战行动。在此期间,无数志愿军牺牲在韩国境内。

1953年-1954年,战争熄火,但漫长的遗骸鉴定、整理、交换、归还才刚刚开始。

1954年9月,中方和“联合国军”的军事人员进行了遗体交接。“联合国军”送还了志愿军遗体1万余具。据悉,这些烈士都是在战斗最为激烈的江原道横城、铁原、洪川以及京畿道涟川、加平等地壮烈牺牲的。

在此期间,在韩国境内陆续发现了一批志愿军战士的遗骸。1981年至1997年,共有43具志愿军遗骸通过军事停战委员会和板门店将军级会谈经朝鲜交给中国。

1996年,韩国方面专门设立了安葬志愿军军人遗体的墓地,位于韩国京畿道坡州市,距韩朝分界线大约5公里,占地5000多平方米。这处墓地葬有数百名中国志愿军军人遗体以及数百名朝鲜军人遗体。

根据韩国的传统,墓地一般向南安放。而在这里,烈士的墓地全部朝着北方,有报道称,是韩方特意让这些客死他乡的军人能够遥望自己的故乡。

(图说:韩国境内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墓。图/羊城晚报)

2013年,中韩双方遵循人道主义原则,本着友好协商、务实合作的精神,达成了将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归还中国的协议。2014年至2019年已连续六年成功交接599位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今年是按照中韩双方达成的共识实施的第七次交接。

由于时间跨度大、战况惨烈,这批烈士们的遗骸多有散失且缺少身份信息。2015年起,军事医学研究院承担起了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DNA数据库建设任务。2019年,我国首次通过DNA技术手段,确定了6位无名志愿军烈士的身份。

离家还是少年之身,归来已是报国之躯。让我们永远铭记他们的名字:陈曾吉、方洪有、侯永信、冉绪碧、许玉忠、周少武。

(图说:去年9月29日,退役军人事务部在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举行认亲仪式,6名志愿军烈士确认了身份,与亲人“团聚”。图/新华社)

相信在不久的未来,将有更多英雄的名字能够被后人铭记,也将有更多先烈的忠骨能够魂归故里。

别离依稀,重逢如魇。或许我们无缘现场目睹先烈回家的场景;但我们仍然能用最崇高的敬意、最温暖的目光,仰望长空,注目英烈回家的路。